理想的碎片



俺这一代,是在理想的教育下长大的。理想,在美国称梦想。在欧洲,在原始意义上应该说甚至梦想也并不存在。

俺几岁时,应该在文革初期,理想是当兵!不可思议。老妈还说支持,尽管是独子。不久之后,明白当兵不是俺的好理想。大约十岁那年,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名古屋举行,俺帝国拍了一部纪录片,给人印象极之唯美,俺的理想变成功当乒乓球运动员[微笑]。此后几年,很是努力,练习乒乓球。可惜,那个年代条件太差,难以长进。

在小学、中学是校队,在当年的年龄层次,也可以说是县代表队,尽管俺家乡县乒乓球水平较低。小学曾经代表县参加地区比赛,但记忆中成绩很差,可能是副班长。

俺曾经说过,什么是人生?人生便是不断放弃理想的过程。俺放弃的第一个曾经作过努力的理想便是乒乓球。

俺是想说,放弃的理想也是理想,可能影响人的一生,或伴随人的一生。

俺回到浙江大学,做了几件事情,其中之一是代表理学院队拿到浙大乒乓球团体冠军,今天又代表物理系队获得亚军,开心!物理系只有一百人左右的教职工,冠军的浙大第一附属医院,几千人呢。

 

(2014年10月19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