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包(I)
 


红包原本只是国人生活的点缀,近年却有重度入侵,以至主宰人生的感觉。

查百度,红包的前身是一串铜钱,近代才化身红纸包钱币。解放初期的红包只值一分钱,七十年代一二元已经是了不得的红包,八九十年代后却急剧异化、变形、扩散,如肿瘤一般。

红包原始的内涵是红纸,并非纸包着的币,用意是避邪消灾,代表祝福和好运。因此,仪式是重要的,通常在除夕或新年,比较"隆重"地给予小辈或长辈,也可以挂于小辈床头 。

大陆以外的华人聚居地,红包依然原始,比如新加坡是五个、十个新币,香港是几十上百港币,台湾也如此。与当地收入比较,红包仅仅表示吉祥如意。德国没有红包,圣诞礼物可以类比,价格通常不高。

官方一点说,1949年后很长一段时间,可能直至改革开放吧,红包之类属于封资修,应该被革除的。所以,城镇较少见,但农村依然流行。
 

 

红包(II)
 


俺的儿童和少年时代,大多回乡下过年,所以领过不少红包,不过有时未必红纸包着,而是几角钱直接塞过来。[微笑]红包来自爷爷奶奶、姑姑姑丈及其他较亲密的亲人朋友,但父母 似乎从未给俺红包,还常常拒掉别人的红包。每当拿到红包,老妈便说,儿子很懂事,钱会让妈妈存起来,以后读书用的。所以,俺从未用过红包的一分钱。直至上大学,红包的总额应该是16元多。

拿红包什么感觉呢?爷爷奶奶疼俺,给红包,其他亲人朋友,对俺亲和爱,或认可俺老爸老妈重要,给红包。不过,那时的红包,对俺全无意义。

80年代,国人忙于发家致富,红包曾经被忽视。90年代俺在国外,这时期红包开始异化、变形、扩散。

红包不再是为了避邪消灾,其中的钱币变异成为内涵。一方面显示给红包人的财富,另一方面代表接受红包者的地位。红包也不再局限于除夕、春节,广泛存在于其他节日,重要或不重要的事件和活动,如婚礼葬礼,奠基开业,生儿育女和寿晨庆典等。

终于,红包成为平民阶层的沉重负担,但又无法逃避。幽默的是,办婚礼之类,变成功"赚钱"的营生。多年来参加别人的婚礼,付出了太多红包,自己或儿女必须也大办婚礼以作补偿[微笑]。

逐渐地,红包变为"黑包",巴结上司,打通关节的手段,腐败的土壤。红包也不再必然是红纸包着钱,可以变形为任何形式,银行卡、珠宝、字画和房屋等。

即便在普通人家,春节的红包也会显得可笑。每人把红包毫无形式、内涵地传递一番,其实效果几乎归零,并不知道这是什么"游戏"。
 

 

红包(III)
 


事物总会随着环境不断进化,当然红包也不例外。

近年俺帝国迎来习大大,打击贪污腐败。但是,这未必是当前红包进化的最大推动力。网络红包的火爆,像是对传统红包的调侃,甚至可能改变红包的内涵,比如变身广告等。

网络红包其实是略带酬劳的电子游戏,吸引人们无所事事,不断快速地敲打手机屏幕,赢得一点点"运气"。原来完全随机,现在又加入拼福字之类。其实,何不专门编一个抢红包的程序呢?

再进一步,以后探亲访友,不必带着纸质红包,只需请对方提供微信号,或再当场输入若干数码,以随机抽取红包。这是有案可查的,可以扼制腐败。如果红包小了,也不怪别人,是手气不好[偷笑]

 

 

(2016年春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