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节的记忆(I)
 


儿时过节最深的记忆莫过于春节,这几乎是唯一能吃饱肉的日子,那时因为爷爷奶奶健在,跟着老爹老妈回乡下,走亲戚杀鸡鸭吃红烧肉,煞是快乐。农民一年所有的收入似乎都花在春节了。不过,回到城里,依然没肉吃,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至大学的头几年。

其次可能便是中秋节了,在那物质贫乏的时代,只有月饼,而俺的家只有"拖罗饼"!一种烤薄饼,带点那时很珍贵的油,而"美味"的核心是少量椰丝。对门、邻居的叉烧五仁豆沙莲蓉月饼,对 俺的诱惑至今依然刻在心头。回想起来,这是最初最原始后来努力奋斗的动机!

最丰盛的中秋节出现在中学毕业后,上大学前,在农场的日子里。吃了什么月饼什么肉不记得了,只记得是最快乐的中秋节。这段时间,无论个人、国家,都是一个分水岭,那之后,国家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,自己则开始十年的 求学生涯。

物质是基础,精神可以反作用于物质,这是一个例子了。那代人虽然生活在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,但童年和少年、青少年是自由快乐的,高考的过程仅仅两个月而已!俺始终认为,读太多书是扼杀创造力的。最近浙 江大学要请一百位教授推荐一百本书给大学生阅读,为难俺了,俺已经二十多年不读书,也从来没写书。

大学十年也偶有留下节日的记忆。念研究生那年春节,觉得书读的真闷,决定做一件留下一点青春印记的事情,便和一位数学糸的同学骑自行车到天涯海角!全程一千公里,历时十天,经过云浮电白山区,雷州半岛,翻过五指生,风歺露宿,在鹿回头山上过的春节。

骑行下五指山那个夜晚,风高月黑,伸手不见五指,前路茫茫,现在想来生死其实就在一线之间。这是一种磨练,萌萌之中也是天意,几年后到欧洲闯荡, 从意大利到奥地利到德国,再次重现类似情节,只是场境更大。一无所知,一无所有,语言不通,无亲无故,就象眼前一片漆黑,就像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。这也是一个春节前后的日子。

 

 

过节的记忆(II)
 


今天是西洋所谓的"感恩节",别称火鸡节,微信天地里铺天盖地的节日祝福。俺在欧洲的十多年间,"吃伤"是诸多食物,牛奶、鸡蛋、鸡,苹果、香蕉、橙子等。除此之外,还"听伤"西洋音乐,特别是"过伤"了西洋节日!

德国节日多,据说节日加周末加法定休假,大约半年。在大学里,还有潜规则:周二或周四节日,则周一或周五自动放假,佳大欢喜啦。

第一个圣诞节前,收到美国一位大学同学来信,那时电子邮件还不是那么普及。他说知道过节就是俺最难熬的日子,赶紧给俺一点节日慰问。

"感恩"啊,后来大多时间节日成为俺艰难的日子。俺在欧洲喝醉几次,其中两次便是在第一个圣诞节前后。那个圣诞节,还被邪教"骗去"参加一个圣经"研讨会",后来才知道就是统一教。

后来一段时间,曾经试图"逃回"国内,那时国内虚拟繁荣,歌舞升平。不幸的是机场人员如狼似虎,每次抽俺一筒血,还诸多百般刁难。俺哀求,交款不抽血行不?不行!

没计可施,有时宛如孤魂野鬼般游荡。如此这般,"过伤"了西洋节日。

如今,不知道俺传统节日还剩多少香火,西洋节日倒是大行其道。如果中西节日加一起,恐怕要超过半年了。怕只怕过了西洋节日,便忘了传统节日,文化"入侵"啊!其实西洋节日在东方大地也是意外地发扬光大,情人节、愚人节之类在西方并不那么普及。

俺感恩,但不过感恩节。

 

 

(2014年 秋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