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与故地(I)
 

 

人人都有故乡与故地,故居、故人和故事。俺的故乡是湛江,准确地说,是吴川县(市)。俺在故乡长大,念中小学,有记忆的时间大约十二年,比如从幼儿园算起。最深的记忆是故居了,那时的县委大院。大院里都是故人和故事。

在广州中山大学念的大学、硕士和博士,还工作了近两年,也是大约十二年,这算故地。大学本科四年最宝贵了,其实硕、博期间没有学会做研究,但拿到一纸文凭。

然后在德国工作十二年,学会做研究,这应该是第二故乡?故人大多已经失联,但亲历和目睹很多故事,记忆犹新。 与俺帝国相比较,德国的变化是缓慢的,二十多年过去,一切依然如故。


杭州的生活至今已经十二年有余,学习带研究生,不知道以后是否就是归宿了。

今天想说什么呢?想说上述以外的故地。

故地,不是曾经到此一游,甚至访问多次也未必是故地。故地,是曾经居住较长的时间,接地气的生活在脑海里留下印记。当然,还会有故居故人故事啦。多年之后如果故地重游,才会感慨一番,沧海桑田,物事人非,又或 马路上哪块石头还健在吗?

 

 

故乡与故地(II)



从前曾经多次浮光掠影般访问新加坡,除了记得大螃蟹美味,并没有故地重游的感觉。近年来,特别是今年,寄宿在房东家里,又有时间和闲情逸致,细细品味,生出好多感 怀感叹。这是中国大陆香港澳门之外,二块常去访问的华人聚居地之一,另一块是台湾。


这两次都住在所谓的政府组屋里,通常是三房或四房两厅,据说也有小一些的。这组屋就是国内的经济适用房啦,价格较低,十年前据说十五万新币一套,五年前涨到四十万,现在可能要 再翻倍了,据说是大陆买家的贡献。

政府的方案是现实的,首付很低,比如百分二十,然后分期付款,手段是出租部分房间,所以房东房客要求住在一起的。而且,组屋一般建在大学附近,解决学生、学者住宿,而新加坡的酒店价格偏高 。

组屋真的人人能买,不奢华,就是经济实用。早期的外表与俺帝国的集体宿舍相似,后来的除了布局美观一点外,拥有一最大特征,地面一层是空的。这具有太多功能啦,极大拓广了活动空间,健身场所,还使城市道路成为“渗流”系统。如果需要,可以办幼儿园、小学,开大排档。

每个社区都会有个大排档,价廉物美,就如大陆的食堂。俺吃过的性价比最高的大螃蟹,是在南洋理工大学附近的大排档。 大排档大部分摊位当然是快歺,中式为主,也有东南亚的。粤菜是俺的最爱,包括点心,不过没广东做的好。但是,精华是海鲜店,几乎毎人必点斯里兰卡大螃蟹,而空心菜是典型配菜。都说海鲜加啤酒会痛风,但这里人们不信邪 ,大排挡只供应啤酒[偷笑]。 新加坡人一般不做饭菜,都吃大排档,或打包回家,据说是马来人传下的生活方式。但是,习惯不应是唯一原因。狮城人工作、谋生都十分拼命,自己做饭降价效率了。

 

学的食堂称Canteen, 就像大排档,但饭菜品种更丰富,包括西歺,正宗比萨饼等,价格比城里便宜一新币 -- 这是很好的估计,尤其鲜榨果汁。 俺帝国大学要国际一流,陈骝教授曾说,应该先有一流的咖啡厅。推而广之,食堂先国际化吧。

 

(2015年访问新加坡 感怀)